新闻资讯

竖有一块半人多高的石碑

2020-06-04 19:44      点击:178
远上寒山石径斜,白云深处有人家。这是一座名为“雾灵山脉”的群峰深处,素日里人迹罕至,极是清幽。这雾灵山脉横亘西南,宛如一道连绵万里的天然屏障,巍峨屹立。因着幅员广阔,山中景致亦是各有不同。其中多有养气之士结庐而居,修仙悟道,更不乏各等妖孽魔头隐匿修炼,闭关蛰居。这日黄昏,在雾灵山脉深处的思闲峰山道上,有一青衣大汉孑然独行。此人三十余岁的年纪,身材魁梧,气宇轩昂,双目炯炯有神,虎步龙行好不威武。宽实的背后,负着一柄三尺黑鞘长剑,剑柄末端,一头青铜雄狮神武非凡,闪着特有的冷光引人侧目。他行出一段,空气愈加阴凉,两旁猛兽呼啸也渐远而终至不闻。转过一道急弯,前方豁然开朗,十二三丈外一座山崖劈天峭立,从山崖顶端泻下数道白练,其声隆隆,似是雷鸣,直扑入崖下的百丈碧潭中。在碧潭东首,竖有一块半人多高的石碑,上面清晰可见以银钩铁划刻出的“洗尘”二字,朱漆晦暗褪淡,显然年深日久,却不知是何方世外高人云游至此所留墨宝。那青衣人在山道上行走多时,甫见如此气势恢弘的瀑布,顿感神清气爽,心怀舒畅,暗暗想道:“”山光悦鸟性,潭影空人心“,古人之言诚不我欺,能在此流连小憩片刻,便是什么烦恼也能洗去了。”原来,这青衣人乃是当今昆吾剑派掌门——玄干真人座下的三弟子,姓罗名禹,草字三思。他年纪虽不算大,修为却颇高,于一众同门中亦属佼佼者。出道数年来,足迹遍布四海八荒,除妖镇魔,罕逢敌手,“怒狮”之名令魔道群妖谈狮色变,嫉恨不已。约莫在半个多月前,距离昆吾山不到五百里的端州府,忽盛传有狐妖出没,专事勾引成年男子,吸其阳魄以炼内丹。昆吾剑派得知此事,自无坐视不管之理。玄干真人当下便命罗禹,前往端州府探查缉妖。罗禹到得端州,乔装改扮明查暗访,终于寻上了那只化为人形的千年狐妖,缠斗百余合后,罗禹祭出师门镇妖至宝“炼魂塔”,又辅以五雷罩顶符,虽终伤得狐妖,却依然被她侥幸逃脱。其后一人一妖追追逃逃,一路南下,入得雾灵山脉。那千年狐妖原本的巢穴便隐匿于此,对山中一草一木自然熟悉无比,故此不费太大周折,就甩脱了罗禹。罗禹追丢了千年妖狐的踪迹,大不甘心,本着除恶务尽的执着精神,十余日来探幽觅险,寻访妖狐的蛛丝马迹。无奈雾灵山脉绵延不绝,地域实在广阔,仅有名字的峰峦山岭就不下三五百座,要想在其间寻到一只千年妖狐的踪影,无异于大海捞针。只是那罗禹生性坚毅,疾恶如仇,怎也不愿就此撒手、回转仙山覆命。他久寻不获,忽地想到在雾灵山脉思闲峰顶,有一道观名叫“云居”,观主青梅道人,乃是昆吾剑派的旁支弟子,十余年前曾率徒亲赴昆吾山,恭贺玄干真人一百八十岁的华诞,与罗禹也有一面之缘。他料青梅真人既久居雾灵山脉,对此中情形当颇为熟稔,说不定晓得那妖狐修炼的洞府所在。于是罗禹照着青梅道人说起过的思闲峰方位,一路寻来。他走到潭边蹲下身子,双手掬起一捧清泉泼到脸上,一股清凉舒爽的滋味,瞬间贯透全身,毛发肌肤无不写意之极。罗禹深深吐了口浊气,心中想道:“难怪青梅师叔会择此隐居,即便是在昆吾山上,如此胜境也不多见。”他又连饮数口清泉,意犹未尽,从腰间解下一个四方的锡壶,约莫有巴掌大小。他刚装了半壶山泉,耳中忽听到“砰”的一响,似有重物从山崖顶上落下。他抬头举目朝响声传来的地方瞧去,只见碧绿的潭底一具尸体浮了上来,顺着水流向自己的方向漂来。罗禹一怔,暗道:“此间怎会有死人?”好奇心起,右掌按住水面,送出一道蕴藏回旋之力的泰斗真气,水波朝两边荡漾,那具尸体慢悠悠漂浮着靠了过来。罗禹看清尸体不禁心下暗惊,原来这死者乃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道僮,胸口被人用阴柔掌力轰得血肉模糊,早已生机断绝。不问可知,这道僮十有八九乃云居观的弟子,难不成观中出事了?一念到此,罗禹再无心在潭边逗留,匆匆收起锡壶,运动丹田一缕真气,身形御风而起,直向崖顶射去。他身轻如燕跃上崖顶,立时又见两名道士横尸水边,其中一人胸口一片狼藉、惨不忍睹,竟是被人掏空了五脏六腑。罗禹怒气灌顶,思忖道:“这些道士与世无争,跳出方外,是什么人恁的歹毒,竟下此狠手?若教我撞上,定是一剑一个, 广西11选5彩票平台断不容情!”他飞身朝云居观掠去, 广西11选5中奖查询路上又有几具道士的尸体, 广西11选5官网横七竖八的躺挂在树上石间, 广西11死状极惨,更无活口。罗禹落到云居观前的青石阶上,一名白发苍苍的老道士,双目圆睁,仰天扑跌在门槛旁,双腿被烧成焦炭一般,四处可见殷红的血迹洒满一地,令人心怵。两扇山门东倒西歪,门上的匾额也碎裂在地,勉强还可辨出“云居观”的字样。门边的山墙之上,触目惊心凹入五个爪孔,深逾寸许。罗禹懊恼道:“唉,要是先前赶紧一点早来一步,说不定就能救回云居观的这场浩劫。”如今只能企望青梅道人一身修为不俗,或可侥幸躲过一劫。观内狼藉满地,丹室经阁等重地,更是让人洗劫一空,只差再放上一把大火毁尸灭迹了。罗禹终在偏殿中发现了青梅道人的尸首,老道士身中数剑,浑身精血已让人吸干,只剩下一副干瘪枯黄的躯壳,右手五指兀自牢牢握着半截断剑,死不瞑目。猛地,他警兆一动,灵觉里隐约感到后院似有异常,当下飞身掠去。罗禹真气流转全身,外松内紧暗自戒备,虎目如电射向院角的一座古井,沉声喝道:“出来,不然休怪罗某不客气了!”井缘内侧先是多了双湿漉漉的手,继而有人探出半个脑袋叫道:“好汉饶命,好汉饶命,我只是一个烧火的小道,什么也不晓得!”一个十五六岁的小道士,面色苍白、惊恐万状的扒在井口朝外张望。罗禹见观内还有活口,心下一喜,温言抚慰道:“小道长莫怕,在下乃昆吾剑派玄干真人门下弟子罗禹。今日路经思闲峰,本想顺道前来拜望青梅道长芝颜,不料观中竟遭此惨祸。”那小道士听得罗禹自报家门,松口气,但仍然将信将疑道:“您、您是昆吾剑派的弟子?”罗禹颔首道:“正是。这位小道长不妨请出来说话,缩在井里的滋味可不好受。”小道士上下打量罗禹,见他正气凛然,神态温和,并不似先前来敌那般穷凶极恶,于是点点头道:“是,是,小道这就出来。”说着,拖着湿透的身子,颤巍巍从井里往外爬,双腿搭在井台上,刚一触地却是一绊,扑通一声瘫软在地,只剩下靠着井沿呼呼喘粗气的分了。罗禹心知,这小道士必然亲眼目睹了适才腥风血雨的一幕,已成惊弓之鸟,低叹一声,探出右掌按在他肩头上,新闻资讯真气一运,小道士的衣裳上嗤嗤有声,冒起一蓬水雾。衣服瞬间干透,一团暖洋洋的气流流转小道士周身,身上寒意也随之立消。小道士心里的戒惧不禁消去大半,感激道:“多谢好汉爷。”罗禹收回右掌,蹲着身子道:“罗某不是已说了么,我乃昆吾剑派门下,论辈分,还须对青梅道长唤上一声”师叔“,小道长不必如此生分,只管叫我本名。”小道士藉着苍茫夜色,再次打量近在咫尺的罗禹,问道:“罗大哥,您,您果真是昆吾剑派的弟子?”罗禹虽急于知晓凶案真相,但明白小道士此刻心神不宁,不宜逼迫催促,故此有意露出笑容道:“如假包换。昆吾剑派门下又非什么值钱的金字招牌,难不成还会有人冒充么?”小道士至此疑嫌尽释,急忙问道:“罗大哥,观主他老人家怎样了?”罗禹黯然摇头道:“青梅道长被人吸干体内精血,已驾鹤西归。”小道士“啊”了声,颤声道:“那、那观中其他的人呢,还有没有谁活着?”罗禹苦笑道:“此时此地,你我是观内仅存的两个活人,再有便是一地的尸体了。”小道士呆如木鸡,发紫的嘴唇翕动几下,终于失声痛哭出来,哽咽叫道:“是我没用,是我怕死,师父啊──”罗禹待他哭了半晌,才伸手抚慰小道士的背脊,柔声道:“小道长,莫要太难过了。这原也怪不得你,你要是不躲起来,现在也已成了一具干尸。罗某欲追缉真凶,为死难的诸位道长报仇雪恨,便更加无从查起。”小道士猛抓住罗禹的大手,泣不成声道:“罗大哥,你一定要替观主他老人家报仇啊!”罗禹道:“小道长放心。云居观与昆吾剑派同气连枝,无端遭害,罗某自该责无旁贷为大伙儿讨还公道。只是小道长可曾看到行凶之人是哪路的妖孽?”小道士连连点头道:“我认得他们,那带头之人,便是虬松岭青莲寺的住持妖僧无戒,跟在他身后的,是遮云窟窟主吕岩和一个绿发妖人,还有许多小道也报不出名字的妖孽。一共来了不下三四十个,将云居观团团围住,要逼观主交出万年丹参。”罗禹嘿然道:“我明白了,他们是见宝起意,这才杀上门来。”他对雾灵山脉所知不多,以前也未曾听闻过无戒等人的名头。但从尽屠云居观一事来看,对方不仅人多势众,修为也大是不弱。自己单枪匹马,未必能讨得便宜。然而这血案既让他撞上,又岂有袖手旁观,畏缩不前的道理。说不得纵是龙潭虎穴,也要闯上一闯,闹它个天翻地覆,落花流水。小道士道:“那丹参,本是观主十余日前采药时偶然所获,原想炼制成数十枚仙丹,不晓得如何走漏了消息,竟被无戒等人闻到了风声。”他们气势汹汹地登门索宝,观主自不肯答应,于是就动起手来。小道就是那时藏到了井里。刚才因在水下待久了,忍不住浮上来想换一口气,却教罗大哥发现了。“说到这里,自惭胆小怕死,脸上一热,低下头去,不好意思再开口。罗禹想的却是另一回事,徐徐问道:“小道长,你可清楚青莲寺和遮云窟的位置?”小道士想了想,说道:“小道曾听观内的师兄说起过,虬松岭离这儿大概三百多里,一路往西见到一座满是青松、状似莲花的山岭那便是了。”遮云窟在哪儿,却不晓得了。罗大哥,你要去找他们么?“罗禹道:“杀人偿命,天经地义。云居观二十多口性命,自该着落在他们身上!”小道士擦去脸上眼泪,站起身道:“罗大哥,要不要小道与你一起去?”罗禹微笑道:“小道长,你现在不怕死了么?”小道士红着脸嗫嚅道:“我自是怕的。可观主和诸位师叔师伯、师兄弟都死了,留下小道一个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?不如跟那些妖人拼了,将来也好有脸再见观主他们。”罗禹拍拍小道士肩膀,道:“报仇的事就交与罗某吧。小道长,有一件事我需拜托给你,请你帮忙。”小道士一愣,问道:“罗大哥,我能够帮上您什么忙?”罗禹道:“诸位道长的尸体尚曝露于野,还需劳烦小道长妥为收敛安葬。待罗某取回无戒等人的项上首级,也好祭奠观主在天之灵!”小道士一省,道:“罗大哥说的是,小道这就动手收敛安葬。”罗禹想起一事,问道:“小道长,你有没有听说过雾灵山脉中有一千年妖狐,擅化作娇媚女子迷惑男人,吸其阳魄以筑元基?”小道士摇头道:“好像没听谁说起过。罗大哥,你来雾灵山脉就是为了找她么?”罗禹微感失望,心道:“眼下追缉妖狐的事情只好先放一放,先杀上青莲寺为青梅道长他们报仇雪恨!”他抬头望了眼漆黑的夜空,一轮冷月悬在云端,凄凉月华如水泼洒人间。罗禹说道:“小道长,你安葬完所有遗体之后,若不见我回来,也不必再等。”小道士急道:“罗大哥,这是为何,您不打算再回来了么?”罗禹心中一笑,暗道:“此去青莲寺,不过三百余里的路程,等你埋完那么多尸体,罗某还不能回来,多半就是失手殒命了,你留在此地也无多大用处。”他为免小道士担心,也不说破所虑,只道:“小道长有所不知,云居观满门遇害之事,总需有人尽速回报家师知晓。我稍后还要追缉妖狐,一时半刻也回不得昆吾山,只好有劳小道长前往报讯了。”小道士连连点头道:“罗大哥放心,我一定把信带到昆吾山玄干真人驾前。不知您还有旁的什么话要小道带传?”罗禹心道:“你一到昆吾山,我师父自会明白发生了什么事。他老人家定会另思对策,也不需我多嘴。只是此去昆吾山万里迢迢,也不知这小道长能否安然抵达?”可事到如今,除此之外,也没别的法子了,罗禹一摇头道:“其他就没什么了。小道长一路之上切要小心,不然便又是罗某的过失了。”小道士道:“多谢罗大哥关照,小道省得了。只是小道从没出过远门,昆吾山怎么个走法,还要罗大哥教我。”罗禹详细说了前往昆吾山的路径,又着小道士复述了一遍,见他记得滚瓜烂熟,这才放心。他取下锡壶放在小道士手中,交代道:“小道长到了昆吾山南麓的”碧霞祠“,将此物亮出,自有人引荐你拜见家师玄干真人。师父他老人家慈悲宽和,也必会妥善安置小道长。”说罢,他又取出几锭纹银叮嘱了一番,最后道:“小道长,你多多保重,咱们后会有期!”转身告辞而去。小道士在身后叫道:“罗大哥,您自己也多加保重。小道粗通御风之术,估摸有七八天就可到昆吾山求得援兵。那些妖人都厉害得紧,您万一不敌,千万别硬来。”罗禹纵声大笑道:“小道长无需担心,些许跳梁小丑,何足挂齿?”笑音尤在空寂的道观里回荡,魁梧的身影却已远在半里开外。茫茫秋夜中,巍峨群山犹如一尊尊匍匐在地的庞大野兽,静静伫立。云岚飘荡,长风万里,脚下的大地一片漆黑。罗禹行出三百多里,果然远远望见前方一座险峻山峰,状若莲花,屹立在云峦深处。他放慢身形,在黑夜的掩护底下悄然潜近,找寻青莲寺的所在。目光所及处,忽见山峰中麓犹如花心的地方依稀灯火闪烁,似有人家。罗禹艺高人胆大,降下身形贴地而行,潜在星罗密布的青松林中,直奔灯火亮处而去。松林尽头的开阔地上,赫然座落着一栋古刹,气势恢弘,比起云居观大了许多。那古刹山门前悬着两顶硕大的灯笼,映照在写着“青莲寺”三字的黑底金匾上。门口八名虎背熊腰的僧人,手持戒棍侍立两旁,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。就听一个僧人抱怨道:“真他妈的倒霉,今夜住持大摆盛宴款待宾客,偏生轮到咱们几个值班守夜,连口酒也捞不到。”旁边一个瘦个僧人叹口气道:“谁让咱们只是些小喽啰,打仗拚命总冲在最前头,有了好事的时候,却又排在最后头。”对面一个黑脸僧人嘘声道:“小声点,住持法力通神,耳听八方。若让他知道咱们在这儿埋怨他老人家,稍后还不抽筋扒皮?”最先开口的僧人笑道:“你胆子也忒小了,有什么好怕的,住持正在招待金牛宫来的贵客,哪有工夫注意咱们?”罗禹闻言一怔,暗暗道:“金牛宫怎的也有人来了,这事可有些棘手。”

  5月10日消息一加社区近期发布了一加氢OS详细更新规划、计划,包括适配功能进度和Bug修复等。

  原标题:小区土方现4具儿童尸体:系刑事案件!更多细节披露!

,,吉林快3

上一篇:已经是熟人的老板对吾一乐致意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