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势图分析

兀自人声鼎沸

2020-06-05 02:31      点击:185
近百年来道消魔涨,自魔圣聂天之后,又以“五行魔宫”声威尤着,堪称魔道牛耳,气焰之高一时无两。金牛宫位列其中,高手如云,魔氛如炽,令正道各派亦为之侧目。宫主金裂寒近三甲子的修为,惊世骇俗,平生难偿一败,实是极难招惹的角色。奇怪的是,近日来,金牛宫竟屈尊隆威,和平日不屑一顾的青莲寺这等魔道旁门小派,搭上了关系。以金裂寒的身份,当然不屑亲临,但不晓这回来的是谁。这时,又一僧人摸摸脑袋,傻傻的道:“金牛宫是什么地方,能比咱们青莲寺更厉害吗?住持为何这般着紧,亲自迎出山门不说,还对那为首的老头满脸堆笑说尽好话?”瘦僧人哼道:“那还用说,你没看遮云窟吕窟主、寒月洞的绿发老仙,也对那老头子低头哈腰的前后照应?我看这人来头定是大得很。”黑脸僧人道:“我好像听见吕窟主有叫那老头”麻护法“,嘿嘿,他满脸麻子,可不是该叫这名么?”罗禹思量道:“”麻护法“?难不成说的是金牛宫六大护法中的麻奉秉麻老魔。嗯,他早年被人用”金乌神砂“打成个大麻脸,从相貌上推断多半错不了。”罗禹又听了一会儿,尽是众僧骂骂咧咧的抱怨之辞,其中,免不了夹杂着污七八糟的淫言秽语,却再无新鲜内容。他悄悄起身,潜踪匿迹从先前寻准的一处僻静墙角,凌空飞进青莲寺中,去势快如闪电,即便有人看到,也只当是夜里飞鸟掠过。青莲寺称雄雾灵山脉,横行无忌,今夜又是群妖云集,大胜而归,做梦也想不到,有个煞星前脚跟后脚的追到,反而放松了警戒。尽管安排了几个僧人守夜值班,却仅是摆摆样子,全不在罗禹话下。他几乎没费太大功夫,便如入无人之境般,迳自朝无戒款待宾客的偏殿潜去。到得偏殿近前,只见门口守着四名僧人,一个个腆胸叠肚装模作样。大殿内红烛高烧,灯火通明,二十多桌筵席上杯盘狼籍,将好端端一个佛门清净之地弄得乌烟瘴气,群魔乱舞。形形色色百多名妖人环坐席间,面红耳赤,吆五喝六,丑态不一而足。在正中一席上坐着六人,果见到麻奉秉这老魔头,神色倨傲的高踞首座,翻着怪眼,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,迎受着群妖的敬酒奉承。在麻奉秉左首坐着一个身材肥大、穿着大红袈裟的红脸僧人,太阳穴高高鼓起,眼蕴精光,想来就是青莲寺的住持无戒和尚。在他身边,则是个绿发老者,一声不吭的埋头大嚼,好像除此之外,就不对其他事情再感兴趣。再往麻奉秉右首席上瞧,端坐着一个白衣中年文士,手摇折扇,吃相文雅许多。只是眉目中暗藏阴狠之气,脸上的笑容教人看了怎都觉得不舒服。文士的下首,尚有一个头陀,与一名浑身黑色绒毛、浑似一头大猩猩的汉子,正高声喧嚷行着酒令。罗禹深知莫说麻奉秉的修为胜过自己,就是殿中的其他妖人,若要一起上,自己也招呼不过来,当下只隐身在偏殿外的一株苍松上,小心翼翼舒展灵觉,朝内打探。那边,无戒和尚正敬过麻奉秉一杯酒,屁股刚刚重新坐定,便听这位麻神开口说道:“无戒大师,听说就在今天下午,你从云居观青梅真人手中抢得了一株万年丹参,可有此事?”无戒和尚暗暗叫苦,心中恼怒道:“是哪个王八羔子为拍麻老魔的马屁,竟将此事泄漏出去。哼,若让老子晓得是谁干的,不吸干了他的精血誓不为人!”他心下咬牙切齿,脸上却恭恭敬敬的回答道:“托麻护法洪福,贫僧今日确得着一株万年丹参。原本想宴后寻个机会说与三爷知道,不想您老人家已然得知了。”麻奉秉放下酒盏,似笑非笑道:“听说你还尽数杀光了观里的道士,这个祸事可闯得不小啊。那青梅真人乃昆吾剑派旁支弟子,与玄干真人颇有交情。此事倘若传了出去,区区一个青莲寺恐怕也担待不起。”无戒和尚道:“多谢麻护法关照。此事贫僧做得极为隐秘,又将那些牛鼻子老道一个不剩的统统宰个干净,应该不会让外人知道。”麻奉秉皮笑肉不笑道:“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。你自忖手脚干净不留后患,却怎会让老夫知晓?昆吾剑派垂名正道千年,也非酒囊饭袋。一旦让他们知道你为了一株丹参就灭了云居观满门,大师和在座诸位朋友的性命可就难说了。”那绿发妖人抬起头来,满嘴油渍、含糊不清的问道:“这事咱们兄弟做都做了,依麻护法之见该当如何?”麻奉秉笑而不答,旁顾言他道:“无戒大师,可否取出那株丹参,让老夫一开眼界?”无戒和尚纵是有千百个不情愿,也要装得毫不介意、欣然领命的样子,点头道:“麻护法既这么说,贫僧便献丑了。”转头对身后侍立的一个中年僧人耳语几句,那僧人快步走出偏殿,自是去取丹参。罗禹若是缀在这僧人背后,或可轻而易举夺回丹参。但如此一来,势必惊动偏殿里的群妖,想寻无戒等人复仇可就难了。他耐住性子隐忍不发,就见脚下不断有杂役僧端着美酒佳肴往来穿梭,酒香肉味顺着夜风四处飘荡。别的倒也罢了,惟独那一壶壶美酒,令罗禹眼热无比。他已数日不识酒味,如今肠中酒虫闻香蠕动,焉能再忍?见一僧人捧着一盘盛满佳酿的酒壶从底下经过,罗禹看准机会右手凌空一抓,神不知鬼不觉的摄来一壶美酒,仰头畅饮。一壶酒顷刻喝干,反倒惹起罗禹更大的酒瘾,恨不得潜入伙房酒窖喝个痛快。但毕竟办正事要紧,这些美酒惟有留待日后再来享受了。他将空荡荡的酒壶挂在枝杈上,那中年僧人手捧一只长方形的黑色木匣步入殿内,在主桌前躬身道:“启禀住持,丹参取来了。”无戒和尚手一挥道:“还不快呈上,让麻护法好生鉴赏。”那中年僧人应了,将黑匣在麻奉秉面前打开,里面幽香四溢,露出一株二尺三寸、白里透红的丹参。麻奉秉翻着怪眼,抚须观看,甘肃快3赞道:“不错, 甘肃快三果真是天地罕有的珍品, 河南快3连老夫亦是平生罕见。”眼神里透着艳羡之色, 河南快三久久凝望却不说别的。那白衣文士察言观色,哪里会不明白麻奉秉打的是什么主意,只不过麻护法自恃身份,不愿当众开口索要而已。他向无戒和尚一使眼色,笑道:“无戒大师,刚才在私下里你不是与小弟商量,欲将这万年丹参权作薄利,孝敬给麻护法他老人家?依小弟之见,咱们也不必再等到宴后,这便请麻护法赏脸收下如何?”无戒和尚心中骂道:“他奶奶的,老子何时与你这家伙打过商量,说要将丹参送给麻老魔?”但他也不是傻瓜,晓得这刚到手的宝贝,此时不送也得送了。莫不如顺水推舟,自己趁麻神尚未开口估个人情罢了。当下无戒和尚应和道:“吕兄说的极是,倘若麻护法看得上眼,就请赏脸收下丹参,也算咱们兄弟对您老人家的一点心意。”麻奉秉暗自欢喜,老脸上却作出为难之色道:“无戒大师,吕兄弟,这如何使得?此宝乃是你们拼了性命从云居观夺来,老夫岂有坐享其成的道理?”无戒和尚心里,已不知把这尊麻神祖宗八代骂了多少遍,脸上却堆笑道:“麻护法说得哪里话来,区区一株丹参,怎比得上您老人家往日对咱兄弟的照顾?“何况贫僧修为浅薄,这丹参原也消受不起。日后万一昆吾剑派寻上门来,届时还要有劳您与金牛宫出面周旋维护。”说罢,一咬牙,朝那中年僧人怒喝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,快将丹参放下!”麻奉秉瞥了眼摆在自己面前桌上的丹参,哈哈一笑道:“多谢无戒大师与诸位朋友盛情,老夫就却之不恭,厚颜收下了。”无戒和尚又是疼惜又是不舍,心里干脆翻来覆去把麻奉秉上上下下十八辈祖宗也骂了个够,端起酒盏起身道:“诸位朋友,咱们再一齐敬麻护法三杯,为他老人家接风洗尘。”群妖轰然回响,麻奉秉得着丹参心怀大畅,脸上笑容也多了,自是来者不拒。罗禹静静观瞧,感慨道:“就为了这么一株丹参,竟屠戮了二十多条人命。可笑的是,最终为他人做了嫁衣,教麻奉秉强取豪夺了去。如此仙灵至宝,委实不知可救活多少人的性命,落到麻老魔手里自是白白糟蹋了。“哼,待会儿我一定要想个法子将此物盗了回来,让老魔空欢喜一场!”殿中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,兀自人声鼎沸,杯筹交错。有些修为稍浅的小妖,喝得酩酊大醉,不免现出了原形,或露出獠牙青面,或从屁股底下耷拉出一条毛茸茸的巨尾,来回晃悠。麻奉秉酒喝得不少,仍保持着七分清醒,一推酒盏起身道:“无戒大师,咱们酒喝得差不多了,也该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说说正事。”无戒和尚痛失丹参正借酒浇愁,半醉不醉道:“麻护法何必如此匆忙?天色尚早,不如咱们再坐片刻,喝个痛快!”麻奉秉将桌上的黑匣收入袖口,近三尺长的匣子,走势图分析宛如变戏法似的在他袖中消失不见,从外表看不出丝毫痕迹。他摇头哼道:“老夫此来雾灵,实负有宫主交代的一桩机要重任,可不敢疏于玩乐。若不是看在大师与诸位朋友面上,这顿接风宴本也无心用下。”无戒和尚暗道:“王八羔子摆什么臭谱?老子好端端的庆功宴成了你的接风酒,又将丹参送给了你。嘿嘿,这会儿却还板着老脸教训老子。他奶奶的,得着便宜却来一本正经的卖乖,活像青楼里的姐儿。”他老大的不痛快便装着酒醉不应声,一边遮云窟窟主吕岩见状,急忙圆场道:“既然如此,咱们便先退席商量正事。待议定之后,再回转过来喝个一醉方休也是不迟。”麻奉秉把无戒和尚的反应尽看在眼中,心道:“这秃驴对老夫皮里阳秋,心怀不满,却当我是瞎子么?若非宫主交代之要事尚需借助这帮霄小卖命,老夫又何苦降贵屈尊与他们厮混在一处?”他不动声色,转首问道:“无戒大师,贵寺可有什么清静些的地方,便于谈事?”无戒和尚见麻奉秉问到自己头上,只得吭吭哧哧回答道:“在这偏殿之后有一禅房,乃贫僧平日参道悟佛所在,里面收拾得倒也干净。”那坐在吕岩身边的头陀奇道:“麻护法,恕小弟多嘴,在座的人都是咱们自家兄弟,有何事不能在酒席间说,非得这般缜密小心?”麻奉秉冷笑一声,说道:“非是吓唬诸位,老夫此来所为之事,牵涉正魔两道千年天运,着实非同小可。倘若无意中泄漏了半点天机,恐怕连老夫在内的在座诸位,谁都承受不起。”群妖信疑参半,更有人想道:“这老家伙定是想让我等一效死力,所以存心故弄玄虚,将此事吹得神乎其神。哼,这雾灵山脉中能有什么大事,牵动到正魔两道千年的运数,老子怎从没听说过?”麻奉秉自然料不到,他的话,勾起了隐身殿外另一人浓重的好奇心。罗禹忖道:“麻老魔万里迢迢远来雾灵果非寻常,说不准又是金牛宫筹谋的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。眼下群妖未散,我也不便下手,干脆就一起听听这所谓天机大事,究竟是什么。”他定下主意,悄然无声的掠下苍松,避开殿外的守卫僧人,直奔后殿无戒和尚所说的禅房而去。殿内群妖吵吵嚷嚷、酒酣兴浓,竟任凭罗禹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来去自如,翻云覆雨。罗禹潜入禅堂,在角落里站定,环顾四周却皱眉不已。原来里面虽然颇为宽敞,却并无适合的藏身之所,耳中听到麻奉秉等人渐渐朝这里走近,眼看就要推门而入。他无暇细想,右手一抖,亮出一道杏黄色灵符,口中真言急念,灵符上微光一闪,化为淡淡烟雾,将他的身躯裹罩其中。禅房内的轻烟堪堪散尽,罗禹魁梧的身影已然消失无踪,却是他急中生智祭出了一道“风隐符”。却说在浩如烟海的诸般仙术魔功里,炼符之术可谓独树一帜,通行两道,大体可分作“风云雷电”四门各尽其用。尽管实战里一两张灵符未必能扭转乾坤,一箭功成,但用以隐身、驱火、驭水、辟邪、封印等,却甚是灵便。至于灵符威力大小,与施术者本身修为并无太大关系,多取决于符咒的级别。罗禹所携的这道风隐符,乃玄干真人早年亲手炼制,法力自是非同小可。即使是麻奉秉在此,若不刻意舒展灵觉全力搜索,也未必能察觉丝毫异常。故此罗禹临此紧急关头才敢冒险一试,隐身咫尺侧旁。虚掩的木门开启又关上,无戒和尚引着麻奉秉等人鱼贯而入。众人满身酒气在蒲团上落座,麻奉秉依旧当仁不让高踞首位,目光灼灼扫视禅房问道:“无戒大师,此处隔壁是什么地方,可否安全?”无戒和尚道:“麻护法尽管放心,贫僧已命心腹弟子在禅堂外设下哨卡,连隔壁的屋子也不曾漏过,保证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。”麻奉秉道:“吕兄弟,麻烦你再到禅房四周查寻一遍,万勿有半点遗漏。”吕岩应声而起,身形化作一道白电,又将禅房里里外外巡视一通。只弹指工夫,众人面前微风一拂,吕岩已然气定神闲回到蒲团上坐下,说道:“麻护法放心,这里再无闲杂人等。”无形之中,已露了一手“白云出岫”的身法绝学。罗禹心中暗笑道:“可笑麻老魔谨小慎微,也做了睁眼瞎。你家罗三爷现下就站在一边,正等着你说出天机。”要不是风隐符一旦生出,只能固定在原地,罗禹甚至还想再往前凑近些,看看稍后是否有机会从麻奉秉手中盗回丹参。麻奉秉缓缓道:“诸位是否在心中暗怪老夫太过谨慎多事?”那头陀一晃乱发道:“在下想麻护法此举必有深意。不知此来雾灵到底所为何事,若有我恨头陀可效劳之处,请麻护法尽管吩咐,不要客气。”在他下首那个长相如黑猩猩般的壮汉,瓮声瓮气道:“不错,能为金牛宫效力也是咱们兄弟的光彩。麻护法有什么事,尽管开口说吧。”麻奉秉颔首道:“诸位盛情,日后老夫定当禀报宫主知晓。无戒大师,你与在座的朋友可有谁知,在这雾灵山脉中有一只千年妖狐,自号”黎仙子“,擅长千变万化?”罗禹心道:“巧了,敢情麻老魔要找的也是她!莫非这妖狐也招惹上了金牛宫的人,引得麻老魔不远万里追索至此,可这妖狐跟天机又有什么关系?”有道是有心栽花花不开,无心插柳柳成荫。罗禹正在为搜寻千年妖狐的踪迹烦恼,麻奉秉却跳了出来架桥开道。他凝神聆听,就见无戒和尚沉思片刻道:“贫僧倒听说过这个黎仙子,但素来井水不犯河水,百年间也未曾打过照面。”麻奉秉问道:“无戒大师,你可知这妖狐的洞府所在?”无戒和尚摇摇头,目光望向对面的吕岩,吕岩紧皱双眉半晌不语,显然也不知道。麻奉秉正感失望之际,那绿发老者忽然开口道:“麻护法,兄弟倒有一条线索,或可顺藤摸瓜寻着那妖狐。”麻奉秉精神一振,道:“谢兄请讲。”绿发老者道:“那黎仙子的名头,兄弟早年也曾听说过。但她形迹飘忽,化身千百,更从未露过洞府所在之地。可这妖狐有一帕交,情谊甚笃,从她身上寻去,定能问到妖狐下落。”恨头陀一拍大腿叫道:“老子怎地没有想到?不错,这妖狐与玉茗仙子交好,那婆娘一准清楚妖狐的藏身洞府。”麻奉秉沉吟道:“玉茗仙子?她又是何方神圣,老夫似乎从没听人说起过?”吕岩笑道:“也难怪麻护法不识,玉茗仙子本是雾灵山脉空幽谷中的一株花妖,因吸食日月天地之菁华炼得人形,便以空幽谷为府,建了一座”百花园“。“她从不与外人交往,更不出谷半步,故而少有人知。”麻奉秉问道:“吕兄弟,那玉茗仙子的修为如何?”吕岩回答道:“她的法力深浅不得而知,据传手下倒是有一班花妖树精颇是难缠,所以等闲也无人去找她麻烦。不过如果麻护法愿亲自出面,那自然是手到擒来。”麻奉秉沉声道:“好,咱们就在这儿小憩片刻,散去身上酒劲,即刻出发前往空幽谷百花园,找那玉茗仙子问讯。”无戒和尚诧异道:“麻护法,大伙儿何不歇息一晚,等天亮后再动身?”麻奉秉冷笑道:“你当只有金牛宫在搜寻那千年妖狐么?追缉妖狐下落一事,宜早不宜迟。嘿嘿,倘使让别人着了先机,大师纵是有十个脑袋也赔不起。”无戒和尚摸摸光溜溜的脑门,奇道:“这妖狐究竟闯下了什么祸事,竟能掀起这么大风浪?咱们终年待在雾灵山脉中,却连一点风声也没听到。”麻奉秉道:“此事于各门各派都属机秘,你们又岂会知晓?不过既然各位肯为我金牛宫出力,老夫不妨将一些内情透露与诸位,也好让大家明白事情的紧要重大。可要是有谁多嘴多舌往外吐露半句,休怪老夫到时候翻脸无情,取他向上头颅!”屋子里的人面面相觑,好奇不已,纷纷赌咒发誓绝不透露。麻奉秉愈加神秘的压低声音道:“大约半个月前,烈火宫出了一名叛逃弟子。而这个人,居然是正一派安插在烈火宫中多年的一个暗探。“这小子苦心蛰伏,渐渐获取了烈火宫宫主赤烈横的宠信,得以执掌宫内警戒重权。“于是这小子寻到机会监守自盗,乘赤烈横闭关修炼之际,偷出了烈火宫至宝”云篆天策“,妄图凭此宝向其师门邀功。”恨头陀不解道:“麻护法,云篆天策又是什么东西,一本书么?”麻奉秉只鼻子里低低哼了声道:“我五行魔宫保守此绝大秘密多年矣,你们不清楚那是最好。不然便如那妖狐一般徒惹麻烦,招致杀身之祸。“其实老夫对云篆天策本也不甚了然,这回奉金宫主之命出山,方才得蒙获悉一鳞半爪。”他停了下来,见群妖个个伸长脖子侧耳细听,心中涌上几分得意,于是接着说道:“据宫主他老人家交代,云篆天策本有六份,其中一份早年失散在外不知所终,其他五份由穹海、烈火、青木、天石与敝宫分别收藏。“谁若能将云篆天策合壁,便能参悟出这天地间最大的奥秘,届时扭转乾坤,神通三界更是不在话下。“正道门派中有知晓此宝的,无不想方设法妄图盗得天策。这回终教正一派得手了。”绿发老者惊道:“原来云篆天策竟有如此神妙,老朽着实闻所未闻。只是这件事情与麻护法追索妖狐有何干系?”麻奉秉嘿嘿笑道:“该着这妖狐有事,那正一派暗探在烈火宫追杀之下,没能将小命留到回返师门之时,不过天策却阴差阳错的落到了妖狐的手中!”无戒和尚“啊”了一声,舔舔肥厚的嘴唇喃喃道:“好家伙,好家伙──”麻奉秉收敛笑容,森寒的目光从众人脸上一一扫过,冷冷道:“莫怪老夫事先没有提醒,天策至宝可不是诸位消受得起的。哪个心生邪念,妄图染指,坏了敝宫的大事,老夫定让他后悔来得这世上一遭!”恨头陀咽下一口唾沫,没来由的感觉屁股犹如被火烧烤,可在麻神慑人的眼神逼迫下,只能按捺心情强自端坐不动。屋子里一时陷入了沉默。罗禹隐身暗处,心中想道:“这事可越来越有趣了,罗某既然撞见,定不能如了麻老魔的心愿!”

  体彩排列三第2020075期开出奖号:585。

原标题:虚幻引擎焦点报道——万代南梦宫娱乐

,,宁夏11选5投注

上一篇:吾本意是不想连累行家
下一篇:女用避孕膜效果好吗?-